总统都跑了,副总统萨利赫为什么留下来反抗?他有自己的小算盘

浏览:3591   发布时间: 08月19日

副总统是很想有一番作为的,这一点从他师从北方联盟大佬马苏德的履历就能看出来。

当年,马苏德依托一个只有几十公里长的潘杰希尔峡谷,持续抵抗苏联十年的围剿,好不容易熬走了苏军又在与塔利班争夺权力的斗争中失利,被迫退回了潘杰希尔,随后又是长达6年的困兽犹斗!这期间在他麾下诞生一大批渴望施展抱负的阿富汗青年,而萨利赫就是最突出的一个。

萨利赫就出生在潘杰希尔谷地,童年在苏军入侵的战争中长大,20岁就加入了马苏德的抵抗军,并受到马苏德的大力培养!期待把他送到阿富汗的权力中枢!可是,塔利班在1996年夺取全国90%的控制权之后,对潘杰希尔谷地的塔吉克武装并不友好,对其它非普什图人力量同样不友好,这是20年前塔利班失败的重要教训之一!

塔利班的强大势力和排除异己打碎了马苏德建立多元化、包容性政权的迷梦,当时正在美国接受训练的萨利赫也就失去了施展抱负的舞台,他只能回到马苏德在潘杰希尔的抵抗军继续吃土!值得注意的是,塔利班为了追杀萨利赫,逼死了他的妹妹!暗杀了他的精神象征马苏德,这种仇恨是萨利赫坚决不对塔利班妥协的关键因素,时至今日,萨利赫的口号之一就是绝不背叛马苏德的遗产。

(潘杰希尔距离喀布尔很近,距离巴格拉姆军事基地更近)

2001年,美军的到来让萨利赫看到了希望,他所在的北方联盟被美国视为可团结的盟友,再加上他在美国接受情报训练的经历,很快就被美国推入阿富汗傀儡政权的高层!掌握一定权利的萨利赫坚决不对塔利班妥协,要把围剿战争进行到底!这遭到了阿富汗前总统卡尔扎伊的打压,因为包括马苏德儿子小马苏德在内的人,都不反对与塔利班接触,寻求建立包容性的政权,萨利赫显得极不合群且公报私仇!

万般无奈之下,萨利赫在2010年之后辞职离开喀布尔!但即便是没有公职,他仍然到处寻找、团结反对塔利班的力量,妄图组建自己的势力、扩大政治影响力。经过10年努力后,萨利赫背后的力量成长为不可忽视的存在,终于在2020年获得了加尼总统召见,成为阿富汗第一副总统!

(加尼总统的侄子是超级土豪,加尼本人走到哪都不缺吃穿,而萨利赫一旦离开阿富汗就是个难民而已)

加尼总统也是看上了萨利赫坚决不对塔利班妥协的个性,希望团结他背后的反塔力量结成同盟,在美军撤走之后继续维护对阿富汗的统治。2020年特朗普多次会见塔利班代表,加速谈判为撤军做准备,这让加尼意识到必须准备与塔利班作战,任何力量都是可以团结的。

(塔利班的翻身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有了加尼的赏识,萨利赫看到了实现更大抱负的希望,可萨利赫的副总统位置还没暖热,塔利班就攻入了喀布尔,30万安全部队不敌7万乌合之众,总统加尼就是个书生,所以第一时间跑路求平安,毕竟老婆孩子都在国外,除了1.96亿美金太重,他没有任何负担。

(加尼的儿女在美国都过着上层人士的生活)

而萨利赫就不一样了,他之前穷了10年,在美国也没有可栖身的联排别墅(加尼儿子有一套价值130万美元的联排别墅),更没有上亿美金的积蓄和遍布世界的好友,想跟着加尼出逃都没有路费,坚持抵抗似乎是唯一的出路,毕竟他还是个老兵,还有一部分效忠自己的武装。一言以蔽之,和加尼总统相比萨利赫就是个地方军阀,想跑路都没那条件。

(加尼做了很多年的阿富汗扛把子,海外的朋友圈很强大)

而且,萨利赫不甘心失去刚刚到手的权利,他坚信在阿富汗3800多万国民当中,反对塔利班的不在少数,自己只要竖起临时总统的大纛旗,就能聚集到一定数量的反塔利班武装支持,必经美国在阿富汗灌输了20年的自由民主意识,这20年里成长起来的一代人很难适应塔利班那老一套,也许等大家都受不了的时候,抵抗者是有机会翻盘的!

事实就是如此,20年的化整为零让塔利班内部结构松散,远在卡塔尔的首脑并不能有效控制所有的塔利班武装,驱赶女学生和抗议者的塔利班成员并不少见,最近还出现了反对更换国旗的抗议!强制女性戴头巾的法令也招致诸多不满,东部省份贾拉拉巴德也是动荡不安。再加上阿富汗今年大旱,粮食产量严重不足,社会动乱并不是危言耸听,这都是萨利赫可以利用的机会!

事实上,小马苏德的号召力也很强,很多不愿投降塔利班的阿富汗安全部队和军阀武装,正在向潘杰希尔谷地集结,他们反攻拿下恰里卡尔市之后,阿富汗北部重镇马扎里沙里夫通往喀布尔的公路也被他们阻断,夺回这座城市的可能性极高!

马扎里沙里夫是军阀拉希德·杜斯塔姆的大本营,此人也是原北方联盟的实力派人物之一,结果在今年8月中旬他不战而逃,将城市拱手让给塔利班,当地以乌兹别克人居多,反塔的声音也相当之高,一旦成功夺回这座大城市,北方联盟至少有了谈判的筹码!萨利赫也就有希望在喀布尔谋得一官半职,他的坚信是有希望的。

主营产品:电源适配器,电池充电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