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人》:为什么最后他的女儿笑了

浏览:4429   发布时间: 09月01日

人是自相矛盾的,自高自大,自卑,或者自高自大,同时又贬低自己,就像男主人心中的另一个自我——傲慢的“鸟人”不断地告诉他那些夸大的“事实”,但他以“超能力”留在这个“重头戏”里,不断放大他的情绪,更加渴望找到所谓的存在感

男领主的女儿对男领主说的一句“你不重要”非常紧张,也许有一定的理由告诉男领主面对现实,但这太消极了,但这些想法并没有熄灭男领主心中的自我和欲望,他的自卑情结一度让他失控,最终想要放弃,观众的反应证明了他的才华,包括为鼓励他而选演员的著名导演,他真的来观看演出,在与剧院外的人交谈时给予了很好的回应。

当他对评论员表示友好时,他自卑和自负使他感到更加傲慢,他在街上宿醉了当他醒来的时候傲慢已经消失了,他觉得自己比别人高人一等,他认为自己“对才华视而不见”,对名利的渴望让他发疯,他迷失了自己,无法区分现实和幻觉,直到这个人为了迎合观众暴力血腥的口味最终在舞台上用枪自杀,但伤了他的鼻子,他装了一个假鼻子伤口上缠着的棉布让他看起来像一个戴着面具的鸟人,变成了一个真正的“英雄”一个他追求的有生存感和知名度的演员,但发现这一切都是假的,或者什么都没有他闻不到他最喜欢的花,在镜子里也不认识自己他终于对心中的鸟人说了声“再见,操你”他放下了他的傲慢、傲慢和妄想他看着窗外的鸟,只想像它们一样自由飞翔,摆脱这个混乱的世界,别再要求什么了

在最后一个场景中,当他从窗口消失,他的女儿回来发现他不在医院的病床上时,她发现了打开的窗户,惊恐地看着楼下和天空,突然奇怪地笑了起来,我想这也是导演想说的无法区分的现实和幻觉,因为自负和自卑并存,甚至因果关系,所有这一切似乎都蒙上了一层面纱,自负的他可能会飞,但自卑的他却堕落到了死亡

就像男二号无法区分舞台和现实一样,外表和内心之间存在着这样一种矛盾,他被这个醉酒的城市和这个肤浅的世界弄糊涂了,但他无法做任何事情回到自己的青春和无知中去看世界,这一切就像一段对话一样微不足道,男领主的女儿告诉他,如果地球存在的时间是一大卷卫生纸,那么人类在地球上存在的时间只是一张卫生纸,对于曾经存在或在这里的每个人来说,那些高高在上的傲慢其实是那么的渺小和愚蠢,愚蠢可以是自大后才知道;它也可以是天真的,这是一个意想不到的虚拟无知(电影的另一个名字),我想回到我的童年和无知,看看世界;就像一只鸟,自由地飞翔

主营产品:电源适配器,电池充电器